中国作家网作品在线在线阅读五环旗下的中国 正文

2003年夏天,北京市侨办邀请60多家海外华文媒体总编来华报道“非典”过后的北京。7月15日晚,北京市侨办在北京饭店举行为奥运捐款新闻发布会,这是市政府第一次公布这个消息。开始,与会者并不知情,以为还是谈“非典”的事。乔卫向众多大牌记者介绍了北京市政府筹办2008年奥运会的情况,宣布从即日起北京市政府正式接受港澳台侨同胞为修建国家游泳中心捐款。发布会上,整个会场鸦雀无声,连地上掉根针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最后他微笑着说:“我要发布的内容就是这些了,下面请大家提问!”

他本来以为大家会马上举手接二连三地提问,出乎他的意料,场上无人举手,却响起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越发热烈,他强烈地感受到港澳台侨同胞们对市政府这个决定发自内心的拥护。

掌声持续了一分多钟,场上呼啦一下举起了几十条手臂,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乔卫的脸上。媒体人思维敏锐,犀利的提问一个接着一个:“请问,什么人可以参加捐款?”

他说:“这次捐款有一个特点,就是有非常明确的门槛。我们这次捐赠只对港澳台侨同胞。我们在对外介绍情况的时候,很多中国驻外大使、中国驻外总领事也非常希望捐款,但是他们没有资格。”

“请问这个捐款有什么奖励吗?”“捐款数额有上限下限吗?”“给奥运场馆捐款的事,你们有没有新闻通稿?”……会场气氛庄重而热烈。

新闻发布会结束后,乔卫回到房间休息。过了一会儿,门铃叮铃铃地唱起歌来。他打开门,只见一位来自日本的记者走了进来。他从兜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乔卫说:“乔主任,我是日本乐乐中国电视台的记者欧阳乐耕,全家人旅居日本。最近我父亲得了癌症,我陪父亲回国治病。刚才参加了新闻发布会,您讲得特别好。我带的钱不多,除了医药费和差旅费,只有1000美金零头。我把这些钱捐赠给你们,请务必收下!”

“尽孝心”这三个字深深地触动了乔卫的神经。有一次,乔卫来到东南亚某国,和一个华侨老板谈为水立方捐款的事。这个商人不会讲普通话,只会讲英语和闽南语,乔卫无法和他沟通,便请了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林婉然当翻译。

寒暄了几句,对方礼貌地告辞了。乔卫回到宾馆房间打开电视机,过了片刻,电话铃声响起。他抓起听筒,女翻译的声音震得听筒嗡嗡作响:“乔主任,我要找您谈捐款的事情。”

乔卫心想:这华侨老板的动作真快,到底是海外效率。他爽快地说:“林小姐,你上来吧,我在房间等你。”

林婉然走了进来,递给乔卫一个信封说是捐款。乔卫打开信封,里面装有1400美元。他心里有点纳闷,不露声色地对林婉然说:“林小姐,为奥运会捐款,钱多钱少都是一份心意。本来,我这次出访只是了解情况,不接受捐款。但大老板既然已经出手了,我应该给大老板一个面子。钱我收下了,请你向大老板转达我的谢意。”

他觉得自己说得挺得体,谁知林婉然却不高兴地说:“乔主任,您为什么谢他呀?这是我们家的捐款。我们家有14口人,每人捐100美元。我们希望把我们全家的姓名在奥运场馆上刻在一起。”

这太令人意外了,乔卫觉得自己特别对不起这个小姑娘。他如鲠在喉,含着泪水说:“林小姐,你的这笔钱我更得收下了。请代我向你全家人表示感谢。”

还有一次,乔卫在酒店里与一个印度尼西亚华商彭先生聊天。他们从理论到伊拉克战争,从美国股市到国际油价飚升,从化工产品到造纸术,从生命科学到中国发展前景,从中国的《论语》到中印文化交流,从人民币汇率到酒店经营管理……天南地北海阔天空越聊越投缘。彭先生看了眼手表说:“乔主任,今天时间不早了,可我还想和您聊怎么办?”

第二天晚上,乔卫如约而至。彭先生热情接待,一包香烟,几壶清茶,推心置腹地谈古论今,不知不觉就聊到子夜时分。乔卫想告辞,彭先生不好意思地说:“乔主任,我还有些问题想请教您,明晚您能赏光吗?”

在海外,一般朋友聚会都是在茶楼、饭馆、咖啡厅、会所、办公室等公众场合,如果主人把你请到家里,那就一定是至爱亲朋了。第四天晚上,彭先生把乔卫迎进家门,俩人秉烛夜谈,就这样他们3个晚上整整聊了9个钟头。觥筹交错,酒热语酣,彭先生掏心窝子地说:“乔主任,我打算和中国的一家公司合作,可心里又摸不准底,您看我该怎么办?”

彭先生说出了公司的名字,乔卫马上做了介绍,从公司的老板是谁到这家公司的背景,从公司的发展前途到目前面临的问题,说得头头是道。彭先生惊讶地问:“乔先生,您还有什么问题不知道?”

乔卫诚恳地说:“您别客气,其实和您聊天我也很有收获。您随便问,只要是我知道的,一定给您圆满的解答。”

彭先生幽默地说:“我的问题是为水立方捐款的账号是多少?”欢迎发表评论匿名发表留言板电话关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